螭傩

退圈啦,白白
留了点感觉还能看的东西,别的没啦

 

[喻黄] 共生

*青训营背景
*私设如山
——————————
从第一次见面起,喻文州就在想,今后的日子,他大概是离不开黄少天了。


夏天的G市是聒噪的。蝉鸣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偶有穿过叶隙的风,轻巧地推着浓绿的树叶哗啦啦响起来,形成一整支夏日的奏鸣曲。青训营的报名刚刚结束,没了家长们闹腾的嘱咐,徒留这密集的自然之音,反倒显得安静。孩子们送走家长后纷纷一头扎进自己的小房间,把空调开到最冷档,再不想与室外的热度与噪声有什么干系。

也不是说完全没人留在外面,因为喻文州就是一个特例。青训营楼前有个不大的操场,周边种了一圈绿植,而喻文州就呆在其中某一棵树的树荫里。在这样一个闷热潮湿令人不快的天气,他站在室外却...

 

[喻黄] 星夜

说起看星星,人们似乎总是第一个联想到夏天的夜。 

黄少天最喜欢那种满天繁星却又离奇地见不到月亮的夜空。不知怎的,月亮总会使他感到些许并不存在的威压,这有点像中学时代上自习课,虽说是可以悄悄地做任何事,却总躲不开“班主任可能在看监视器”的心理压力。与之相对的,满天星辰间寻不到月亮的影子会莫名让他安心。这样合他心意的夜晚往往出现在夏天。出了屋子,在小院的秋千上或者更远的草地上坐下,向后倾斜着身子舒服地仰起头,一切都是可爱的。不光是惬意,黄少天不止一次想,这大概就是他对于“美好”的定义了。 
可是能享受到此等“美好”的机会并不多。客观原因固然多,黄少天主观的原因也不在少数。兴致总...

2017-12-01  | 23
 

[喻黄] 病

生病像小说,也分起因经过结果。黄少天对此深信不疑。从最开始天气忽然转凉仗着身子骨硬死不添衣裳导致喷嚏不断到前一天晚上突然发现自己口腔内壁悄咪咪地裂了一条缝牙龈暗搓搓地肿起一块小包再到上午喉咙里某个点在水流的刺激下疼得出奇最后到下午四肢瘫软全身的骨头被醋泡过一样发酸脑袋昏昏沉沉动一动就晕头转向满地栽终于被确诊为重感冒,这就是他所经历的起因经过结果。
黄少天脾气倔,生病喜欢死撑。内里虚弱得要命,面上却装得容光焕发。然而逃不过喻文州的法眼,下午的训练过后,有所发现的喻文州绕到他背后轻轻一拍,剑圣就哐当一下倒了。喻文州问他吃药没有,他就只是哼哼,最后在喻文州的搀扶下回了宿舍,被被子一蒙,整个人才放开了病...

2017-09-04  | 54 2
 

[喻黄] 大醋坛子

*放飞

——————————

说起喻文州的头号粉丝那一定非黄少天莫属。微博企鹅特别关注一个不落,一有动态更新十有八九沙发是他。偶有失手,就发挥自己独有的垃圾话功底以及得天独厚的手速水楼刷屏将尚未密集起来的评论淹没无影。久而久之,懂事的粉丝都自觉地惯着他戳起右上方点赞小手将他一路送到热评榜首,哪怕他只是无意义地“队长队长“乱叫一通。没办法,自家人嘛,先尽着小霸王闹腾够了,看喻队言语柔和地回复几句也算是发了队内福利了——谁还不想让自家偶像多说两句话啊?幸而副队是正队的粉,王牌互动频频,粉丝福利不断。

喻队粉丝多随喻队,脾气好得不像话。每每喻文州发新博,来得早的先抢个首杀,戏谑地点个柴犬头加句...

 

[喻黄] 不灭

黄少天想不明白为什么喻文州要提出分手。宿舍的空调年代久远,运转时发出的呼噜噜的声音就是开了很大声的音乐也掩盖不住。黄少天就坐在这一整片的呼噜噜声中,冷气伴随着风板扫动发出的吱嘎声簇拥着他,泪痕干涸留下两抹若隐若现的条道在两颊,床边地板上丢了一地擦鼻涕的纸团,白花花的一大片,衬得整个屋子乱糟糟一团。可是这还不够,眼泪止住了鼻涕却仍旧停不下来似的往外涌。鼻子被塞住呼吸困难,黄少天伸手去抽纸,揩干净鼻涕后想起前些天喻文州提出分手时的决绝,鼻子又是一酸,眼圈红彤彤的,转瞬泪就止不住地滑落下来。 
黄少天不是一个娘娘腔的人,世界上绝对没有什么事能让他轻易落泪,哪怕是跟人分手他也绝不婆婆妈妈抽噎个...

2017-08-05  | 25 2
 

[喻黄] 岁岁老矣

*退役趴 
*私设如山 
—————————— 
喻文州回到家的时候黄少天正搬着个小板凳猫在电视跟前看直播。喻文州随意扫了眼,瞟见了电视左上角一方小小的半透明的“电竞”字样,心下了然。黄少天闻声知他回来了,头也不回地招呼道:“来来来来来,蓝雨主场对微草总决赛,马上要开了。” 
喻文州松了领带脱了外套晃去厨房倒水。黄少天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厨房有洗好的草莓,捎过来边吃边看。” 
倒了水端了草莓,喻文州回来坐到沙发上,广告正好结束。屏幕上露出苏沐橙和江波涛的脸——时下潘林和李艺博的职务已然被他二人替去,有颜值有技术有阅历又能说会道,新时代的荣耀的解说主持交给...

 

[喻黄] 雨水

*准备好迎接最后一篇了吗!

*立春

——————————

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

我大概是个胆小鬼,辗转踌躇良久,还是无颜写下一笔“见信好”。
来回反复提笔落下,每每想要写成一封书信,到最后却都留在了自己的笔记本里。我想我应该是没有胆量把它们撕下来,悄悄封好,塞进你的柜子里。
其实有什么好说的呢?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书信反而显得别扭,像这样一本正经地叙述方式更是莫名其妙。也许你看了会尴尬?可我现在还没有摸清我应该用何种方式来与你交流。
也许直白一些会更好?书面语搞得我也很别扭,可笔尖一接触到纸张,手就会不由自主地写下这种奇怪的文体。我猜是之前在学校老师教的东西作了祟。
也许是笃定了不敢把信...

 

[喻黄] 小寒

*私设如山

*冬至

——————————

小寒,十二月节。

 

“……有人吗?” 
黄少天坐在黑暗中,手臂被捆在身后。小屋里漆黑一片,一丝光也看不见。他试探地问着,期待回音,又恐惧回音。人对黑暗总有着天生的恐惧,他不知道回答他的,将是什么东西。 

“……有的。” 

出乎意料,真的有一个声音回答了他。黄少天吓了一跳,他本不觉得会有人回复他,就算有,大概也不会是人类。 
可那确确实实是人类的声音。 
黄少天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下戒心,他压低了声音,生怕外面的东西听到他的动静。“你在哪,能动吗?”他问道。 
“遗憾,”那个声音...

 

[喻黄] 大雪

*私设如山

*小雪

——————————

至此而雪盛也。

 

天空中洋洋洒洒地飘着大块的雪片,街边停靠的车子上皆已覆了层雪。路上行人不多,没几个撑伞的,各自垂着头行色匆匆,怕多呆一会便要被封在这密密的大雪中。

张佳乐抖掉身上的雪,又跨上台阶跺了几下脚。粘在鞋侧的踩实了的雪块不情愿地趴到地上,顷刻就化作一摊水迹。

他推开门,闪身挪了进去,紧接着又关上门,打开了屋里的电源。

 

“你这么偷偷摸摸干嘛?”

 

王杰希的声音从黑暗中穿出来。张佳乐掀开电灯,十分自觉地坐到了他面前的椅子上。

“走了?”王杰希又问道。

“走了,”张佳乐整个地躺在椅子里...

 

[喻黄] 小雪

*私设如山

*立冬

——————————

小雪气寒而雪将至矣。

 

“噫——你们这边真是冷死了。”

黄少天裹紧毛呢大衣,把脖子缩进领子里。北方独有的干燥烈风直愣愣地打在脸上,像是挟着冻实了的冰碴子扑面而来。照日历上规定的四季来看,离严格意义上的冬天也还有一个星期,但实际上这里却早就入冬已久了。

“你看看,就是欠冻。”张佳乐颇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他夸张地挂了条红色的围巾,只象征性地在脖子上转了两圈,便长长地垂下两边。他巴不得风再大点,把围巾的两段牵动起来飘向空中,好为他添出些潇洒的气息。

黄少天把手也抄进兜里,尽量减少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面积。他吹口气,翻了个大白眼道:...

 

© 螭傩 | Powered by LOFTER